(原标题:以为收“哥们”钱很安全…云南省工信厅原副厅长王祥违纪违法细节披露)

2019年3月26日,经云南省委批准同意,省纪委监委对王祥立案审查调查,并采取留置措施。因严重违纪违法,并涉嫌犯罪,王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依据新个税法,2020年3月1日至6月30日,我国居民将迎来首次个税综合所得年度汇算清缴办理。

蚂蚁搬家,积少成多。事物的发展总是从量变到质变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“每次收钱以后,我都感到如临深渊,金额大的不敢要,就只收了一些小钱,觉得不会有事,现在加起来也是很大的一笔。”王祥坦言。

国家税务总局所得税司司长罗天舒表示,税务部门将做好个税汇算清缴各项准备工作,通过最大限度的便民举措,切实帮助纳税人依法足额享受个税改革红利。

只收小钱,积少成多也是很大一笔

在一个个铁的事实面前,连王祥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,不经意间竟然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走得这么远。

自行办理、请任职受雇单位办理、委托涉税专业服务机构或其他单位及个人代办——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办理汇算清缴的三种方式,纳税人可自主选择其中之一。

今年1月1日起,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正式实施。“起征点”上调、调整税率结构、引入六项专项附加扣除……空前力度的改革给千家万户送来更大力度减税,也带来个税征管的巨变。

在办理渠道上,征求意见稿明确,纳税人可优先通过网上税务局、个人所得税手机APP办理年度汇算,税务机关将按规定为纳税人提供申报表预填服务;不方便通过上述方式办理的,也可以通过邮寄方式或到办税服务厅办理。

因认为某企业老板杨某某背后有“特殊关系”,手眼通天,王祥便毫无顾忌地接受杨某某礼品礼金,利用职务便利为杨某某获取利益提供帮助,沦为杨某某的“猎物”。

缺乏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。纵观王祥的违纪违法历程,固然有体制的缺陷、监督的缺失等客观原因,但作为手握煤炭审批大权的“一把手”,他不是不清楚其中的风险,也不是不清楚纪律和法律的规定。心态的失衡、环境的影响、侥幸的心理,使得王祥最终被欲望淹没了理性,沦为所谓“商人朋友”和“哥们弟兄”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工具。

“请托的事项必须都是报件齐全的、程序合规的,王祥只是在加快审批进度上给下属打打招呼,他感觉这样没有什么风险,收点感谢费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审查调查人员介绍,在这种心理驱使下,王祥自以为小心谨慎、天衣无缝,其实是“掩耳盗铃”。

先后多次收受时任云南省地方煤炭事业局局长杨浩(另案查处)、私企老板杨某某、生某某等人赠送的高档烟酒等礼品。

一开始,王祥的胆子并不大,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心理伴随着他的收礼、受贿行为。

个税汇算清缴渐行渐近。财政部、国家税务总局当日对外发布公告,明确个人所得税综合所得汇算清缴有关政策;同日,国家税务总局公布关于办理2019年度个人所得税综合所得汇算清缴的公告(征求意见稿),向社会征求意见。

业内人士称,简而言之,汇算清缴就是在平时已预缴税款的基础上查遗补漏、汇总收支、按年算账、多退少补。

利用职务上的影响,为亲属饶某某公司打招呼承揽业务,谋取利益。

看点一:汇总收支、精准计税,推动个税改革落地落实

自以为收“哥们”钱很安全

随着职务的升迁,王祥从收受下属和煤老板烟酒、礼金红包开始,发展到受贿、索贿。“和我套近乎、巴结我的老板越来越多。在一声声‘领导、局长、厅长’的追捧声中,我慢慢飘了起来,迷失了自我,放松了底线。”

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,隐瞒向煤矿老板罗某某借款246.5万元为女儿在香港购买住房的事实。

为切实减轻纳税人负担,持续释放改革红利,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,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明确了3种无需办理年度汇算清缴的情形。

如何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办理年度汇算清缴?征求意见稿对实际中的不同情形进行了明确。

此外,对于因年长、行动不便等独立完成年度汇算存在特殊困难的,纳税人提出申请,税务机关可提供个性化年度汇算服务。

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授李旭红表示,广大纳税人的收入结构和各月取得收入不尽相同,或会出现纳税人申请退税或补缴的现象。“汇算清缴事关千家万户切身利益,将促进纳税人更加精准计算全年实际纳税义务,进一步促进合理纳税。”

看点二:税款多退少补,为中低收入者免汇算、减负担

“在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和省工信委工作期间,由于行业特点,其他领导不熟悉煤炭工作,工作缺少监督制约,使自己的行为失去监管,以致胆大妄为。”王祥在忏悔书中写道。

心存侥幸,自作聪明陷“泥潭”

“常常填不饱肚子,当时愿望就是每天都能吃上饱饭。”王祥出身于普通的农民家庭,儿时的艰苦生活,鞭策着他必须凭着自己的力量努力学习,跳出“农门”。

据了解,税务机关还将推出系列优化服务措施,加强年度汇算的政策解读和操作辅导力度,多渠道、多形式开展提示提醒服务,分阶段、分梯次引导纳税人错峰办税,通过涉税咨询帮助纳税人解决办理年度汇算中的疑难问题。

“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相信两种人,一种人工作能力很强,能说会道,看似对你忠心,但骨子里心术不正,想方设法讨你喜欢,背地里干违纪违法之事;另一种人是打着有‘特殊关系’牌子的老板,当你幼稚地认为他有‘特殊关系’时,就放松了警惕,慢慢就被‘围猎’了。”直到被留置后,王祥才如梦初醒,并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。

然而,王祥的心态就是在这个阶段发生“扭曲”的。“一方面,从省属国有企业到机关,身份改变了,工资待遇也减少了,一时难以接受收入上的落差。另一方面,交往人员的范围更广了,鱼龙混杂,我对自己的要求也降低了,认为社会上礼尚往来很普遍。”

“便民理念是征求意见稿的一大亮点。”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财政学系主任刘怡表示,根据征求意见稿,广大纳税人可优先通过网络和手机享受申报表预填服务,只需查看、修改、确认即可完成申报。

2007年至2019年,王祥利用担任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、局长、省工信委副主任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、省工信厅副厅长期间,在人事调动、煤矿项目审批、煤矿经营资格证办理和工作协调等方面,涉嫌先后收受或索要原东源煤业集团煤炭供销总公司党委书记、经理朱树部(2015年因涉嫌受贿被查处)、某矿业公司老板李某某等22人贿赂人民币313.3万元、美元2万元和港币6万元。

王祥把原云南省地方煤矿事业局局长杨浩当“哥们朋友”,利用担任省工信委副主任的职务便利,为杨浩任职单位和其职务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,把重要业务交给杨浩去办。杨浩则利用职权,通过私设“小金库”、私分国有资产,在背后向王祥输送利益。

小时候虽然生活艰苦,但在求学路上,王祥没受过大的挫折;参加工作后,王祥仕途平稳坦荡,职位越升越高,也是顺风顺水。

“这些措施将进一步降低税收遵从成本,进一步切实减轻纳税人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负担。”李旭红说。

心态已经失衡的王祥,既想当官又想发财,甚至安排不法商人为其支付被敲诈勒索钱款,政商关系不清。

征求意见稿同时明确了2种需要办理汇算清缴的情形:一是2019年度已预缴税额大于年度应纳税额且申请退税的;二是2019年度综合所得收入超过12万元且需要补税金额在400元以上的。纳税人若符合上述情形之一,则需要办理年度汇算。

如今,我国个税实施“代扣代缴、自行申报、汇算清缴、多退少补、优化服务、事后抽查”的税收征管模式。汇算清缴是个税制度由分类迈向综合所必需的配套保障措施,是推动个税改革落地的关键环节,也是国际通行做法。

据业内人士介绍,通常情况下,若纳税人平时已预缴税额与年度应纳税额不一致,则需要办理年度汇算:一种是平时多预缴了个税,需要申请退税;另一种是少预缴了个税,应当补税。

看点三:自办、代办、线上办,多渠道办税便利纳税人

当前,大多数百姓对汇算清缴这一新鲜事物还较为陌生。为更好服务广大纳税人,征求意见稿提出,将提供高效、快捷的办税方式,加强政策解读和操作辅导,及时为纳税人答疑解惑。

在组织对其初核期间,与煤矿老板向某某、唐某某串供,订立攻守同盟,意图隐瞒收受2人财物的问题,对抗组织审查。

办案人员介绍,从收上千元的烟酒到拿几万元、十几万元的财物,王祥看起来每次都小心翼翼,甚至主动拒绝过、退还过,他只收信得过的人的钱物。王祥自己也说,他一度认为收受所谓“哥们朋友”财物是不会被发现的,是安全的。

在组织的悉心培养下,王祥从一名煤炭技术员一步步成长为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、省工信厅副厅长。在他36年的工作中,曾做出过一些成绩,本应珍惜荣誉,倍加努力工作,他却被权力和利益蒙蔽了双眼,一步步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。

2006年2月,王祥被组织任命为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,2008年2月任局长,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。

纳税人需要补税但综合所得年收入不超过12万元、纳税人年度汇算需补税金额不超过400元、纳税人已预缴税额与年度应纳税额一致或不申请年度汇算退税——根据征求意见稿,纳税人若符合上述情形之一,就不需要办理年度汇算。

王祥违纪违法案的查处,只是云南纪检监察机关整治“靠山吃山”腐败的一个缩影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云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剑指金融行业、矿产资源、烟草系统等重点领域,蒋兆岗、孔彩梅、郭远生、刘岗、余云东等“靠山吃山”的行业“蛀虫”被挖出,行业政治生态得到进一步修复和净化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即将在明年开展办理的个税汇算清缴,将帮助纳税人精准计算实际纳税义务,为中低收入者免汇算、减负担,保障个税改革成效充分显现,推动个税改革最终落地落实。

在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看来,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细化了汇算清缴工作的基本遵循,明确了涉税各方的权利、责任和义务,将进一步推进建立现代个税制度,促进社会公平。

煤老板们早就洞悉了他的“小聪明”,觉得他“很狡猾”。为了加快项目审批进度,都知道该怎么“打点”他。事实上,那时的王祥已经在权钱交易的泥淖里越陷越深,迷了双眼。